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6月中旬的时候,坤鹏论写过一篇直播方面的文章《从“阿怡代打”看主播乱象,解密直播行业那些黑幕》,没想到事隔三个月,广电总局就开始对直播行业进行整治了。当然,有这个结果和坤鹏论这篇文章没有一毛钱关系,大家可千万别瞎解读啊。只是感慨一下,这次广电总局的办事效率。

直播平台其实是在最近几年才开始火的,王思聪说直播是他带进国内的,真假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王思聪帮主播清空购物车等几次事件营销,确实帮了直播行业大忙。

对于直播行业的发展,有一组数据大家引用的比较多,数据来源是《2016年中国在线直播行业专题研究》:

20142015年以来,直播平台保持着40%以上的增长速度,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直播平台用户数量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同一时间进行直播的刻意数超过3000个。不过与市场规模不相符的是,77.1%的网民认为在线直播平台存在低俗内容,90.2%的网民认为在线直播平台的整体价值观导向为一般或偏低。直播以游戏直播和秀场直播为主,“美女”、“秀”、“色”等具有窥私欲和荷尔蒙刺激的元素是众多直播平台的标配。

正是因为市场容量大,而又乱象横生,所以主管部门出来管理一下,也算是比较正常的事情。

一、视听许可证真不是新证

视听许可证全称叫《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其实这个证真不是最近新出的,早在2004615日,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局务会议通过一份《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管理办法》,该管理办法自20041011日起施行,这是今天视听证的雏形。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之前新浪是有的,各大视频网站,也都有这个视听许可证。在2014424日,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通报称,新浪网涉嫌在其读书频道和视频节目中传播淫秽色情信息。已有3份《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听证告知书》送达北京新浪互联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告知书》决定拟吊销新浪公司的《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依法停止其从事互联网出版和网络传播视听节目的业务。

所以新浪现在并没有《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这两个证。这也是公开记录能查到的,为数不多的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后被吊销的案例。

之所以最近几天这个视听许可证又被大家关注,是因为刚刚又出了一个《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通知里把直播平台也一起划给广电总局管理,要求直播平台必须“持证上岗”。并且这个“通知”是9月份发布,9月份就开始执行,一时间,大家都开始紧张。其实在这之前,直播网站也需要取得广电总局的两个证: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和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就是说,你制作自己的视频节目是需要经过我同意的。这次把管理范围扩展了一下,就算你不制作视频节目,只是传播,以后也归我管了。其实直播本身也算是生产内容,所以直播平台与广电总局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

二、对行业的影响不必过度解读

虽然通知里说的很严,不得利用网络直播平台(直播间)开办新闻、综艺、体育、访谈、评论等各类视听节目,不得开办视听节目直播频道。未经批准,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在互联网上使用“电视台”、“广播电台”、“电台”、“TV”等广播电视专有名称开展业务。

使用“电视台”的直播平台没有,但使用“TV”的却大有人在,什么斗鱼TV、虎牙TV、熊猫TV、战旗TV,难道这些已经使用“TV”命名的直播平台明天就要关停么?并不是,不合规可以改嘛,只要你给人家面子,把名字在一定期限内改了,或者申请合规,并不会有众多媒体解读的那么严重。

至于说必须要持证上网,对于主管部门来说,其实也是一次主管范围的明确。直播是一个新兴的行业,以前没有规划出来说这个事情该归哪个部门管,所以哪个部门都管,这对企业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就像新浪网,除了我们做网站必须要去工业和信息化部办的ICP证(普通网站是ICP备),还得有国务院信息办公室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还得有国家药监局的证,还得有公安局的证,反正也是一大堆的证。如果这些证能在行业发展初期就规划明确,哪个部门该管,哪个部门不该管,也不至于要让企业办理那么多个证,对企业发展未必不是好事。

视频网站现在都有《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甚至还有《出版物经营许可证》,这些证可以将一些资金、背景不够深厚,想着投机取巧的平台剔除出去,或者兼并重组,这对于一个行业的发展并不是坏事。其实即使没有行政干预,资本也会对一个行业进行兼并重组,滴滴、快的、uber中国就是最好的案例,这种例子最近两年太多了。

三、哪些途径能弄到视听许可证

至少到目前为止,网络直接平台还没几个是自己申请到视听许可证的,为了规避风险,大家各出奇招。

比如虎牙,作为欢聚时代旗下的一款直播平台,挂的是欢聚时代的视听许可证;战旗TV挂的是老东家浙报传媒集团的视听许可证;映客挂的是A8音乐网,这两家公司甚至都不存在投资与被投资的关系。

目前视听许可证还没有规定要“一网一证”,不过就从目前大家解决视听许可证的办法上看,估计广电总局会很快推出”一网一证“的规定。否则的话,一个证可以挂在多个平台上,广电总局的目的就无法达到。

除了这种挂靠别人证的临时方案外,从市场上买证也是切实可行的办法,对于不差钱的公司来说,这种方式被认为是解决”无证“问题最有效的办法,坤鹏论听一个朋友说,目前视听许可证市场价已经可以卖到3千万了。今年726号,蚂蚁金服花8.33亿元收购国泰财产保险有限公司51%的股份,成为国泰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控股股东,为的也是一块保险牌照,这么一对比,视听许可证的3千万是不是就不贵了?当然了,保险牌照是出了名的难申请,所以这么贵。可视听许可证要的急呀,那贵一些也情有可原。

其实如果直播平台有实力,走正规渠道申请也并非不可,虽说9月份开始执行,可大家都无证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把整个行业掐死,肯定是需要给行业内企业留出操作时间的,既然视频网站都能申请下来,几个主流直播平台申请下来问题也不大。

基于上面所说,坤鹏论认为,大家对于这件事情不需要过度解读,这是一个行业发展的必然规律,现在开始监管,时间还不晚,何况网络直播行业也确实需要一次洗牌。

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即日起,坤鹏论所有自媒体渠道对外开放,接受网友投稿!如果你的文章是写科技、互联网、社会化营销等,欢迎投稿给坤鹏论。优秀文章坤鹏论将在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搜狐自媒体、官网等多个渠道发布,注明作者,提高你的知名度。更多好处请关注坤鹏论公众号:kunpenglun,回复“投稿”查看,或加微信:dpteng001咨询。


上一篇: 坤鹏论:当你以为印度是出海风口时 阿里们已经去东南亚了!
下一篇:坤鹏论:OPPO和vivo哪些方面让华为和小米都自愧不如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