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一、王思聪、周鸿祎、张一鸣争着大撒币

最近,直播答题火了,火得一塌糊涂,短短几天时间,刷爆朋友圈!

就像坤鹏论之前曾说过的,流量之战渐渐演变成了流量红利之战,在早期捕捉流量红利变成了新的核心竞争力。只要有一个流量热点,便会有呈现疯狂入局的现象,比如:狼人杀、抓娃娃机等,唯快不破再次被验证是中国互联网的金典名言。

被各位大佬大撒币的直播答题成了2018年第一个流量热点。

元旦刚过,国民老公王思聪就发了一个朋友圈:2018年的第一周总结,王思聪撒币,张一鸣撒币,周鸿祎撒币,奉佑生撒币。360老周回复:你们都撒币,我大撒币,比你们厉害。

这个朋友圈的背景是:1月5日开始的直播答题“撒币大战”。

目前直播答题的主要参赛者包括:王思聪的《冲顶大会》、花椒《百万赢家》、映客的《芝士超人》、今日头条的《百万英雄》等,它们的生日前后不差10天。

前些天坤鹏论刚在《短视频是2018年的大风口 神仙专属 屌丝没戏》中聊过“直播遇冷,短视频王者归来”,结果刚过2018年,人家就一下子打造出来这么强大的新模式。

从出现到引爆仅仅半个月时间,直播答题赢奖金模式已迅速进入百万级——单场在线人数破百万、奖金额度破百万。

各大平台纷纷入场,斗得如火如荼,用提升奖金额度、拉明星助战等方式争夺用户。

直播答题“抄袭”自美国的在线答题HQ Trivia,它由六秒短视频平台Vine的创始人Rus Yusupov创办,自去年8月登陆App Store,经过四个月用户40万,App Store总榜攀升至27名,游戏类第7。

小知识:Rus Yusupov短视频的鼻祖

2012年年初,Rus Yusupov推出了他的Vine,这个APP任性地将视频拍摄的时间限定在区区6秒钟,它是世界第一个6秒短视频社交服务。

Vine的功能相当简单,引导用户拍摄3段2秒长的视频拼接在一起,不需要特殊编辑技巧,就能做出有趣、有艺术感的小视频。

有趣内容的门槛低,Vine上线半年内就吸引了4000 万次下载。产品上线1年,Vine每个月短视频观看次数已经超过了1亿次。

2012年10月,Twitter收购Vine。

不到一年,Rus Yusupov就像他的作品那样,在极短的时间内,快速套现。

但是,用青出于蓝胜于蓝来形容中国的追随者并不为过,就在1月8日,HQ Trivia还在庆祝120万玩家登录的新纪录时,在大洋彼岸的中国仅花椒直播的《百万赢家》一家,每天在线用户都已超过400万。

各家的玩法也基本继承了HQ,高额奖金的诱惑,超低的参与门槛,邀请好友获得复活卡的社交传播裂变模式,可以让平台瞬间爆红以及人气暴涨。

二、白菜价的获客成本让直播答题成为富人专属

尽管“HQ”创始人Rus Yusupov对这款APP的意义说得相当冠冕堂皇:“这是一个能让人们获得无限乐趣的好机会,赢了就有钱拿,即使输了也能学习到新的知识。”但深究起来,直播答题最大的亮点在于抓住了人性的贪欲。

黄赌毒是人类史上一直以来的暴利行业,黄和毒不是一般人能碰的,于是赌成了商业研究最多的生意之一,因为它可以打擦边球,可以很隐晦,甚至可以和高尚连接在一起。

人们喜欢即时反馈,大多数都有着赌徒心理,而直播答题完全符合赌博的特质:上手无障碍、答题后立马开奖知道结果、不会也可以蒙,万一对了呢,手气可试、超高的总奖金池……

所有参与者明面上高举“重在参与、检验学识”的大旗,暗地里却揣了一颗一夜暴富或纯粹秀智商的心。

James McGregor曾在其《十亿消费者:来自中国商场第一线的经验》一书中写道:中国人,永远在盯着下一个捞一把的机会。

直播答题优美地契合了中国人的这种心理。

所以说,利用人性的弱点来赚钱都是最好的生意,最好的生意是成瘾性质的,而像直播答题,简直就是你令我快乐,你令我赚钱,没啥说的,速来!

于是,中国被直播答题所沸腾,互联网屌丝们,又找到了新的羊毛,虽然需要些智商,但操作起来却比其他方式简单轻快不少。

可以说,平分百万奖金的吸引力如一剂春药,又一把将已经在2017年显现出疲态的直播行业,拉回到了流量的风口。

焦虑的直播平台终于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所有参与的互联网公司都在为新的流量入口而欢呼雀跃,目前获客成本空前的低,根据测算,就算是各家真金白银掏出自己号称的奖金,新用户成本也才几块钱,简直就是白菜价!

而且,通过直播答题,平台与用户直接进行互动,再通过互动来进行平台推广,最终流量还会散到平台各个直播间,形成一个平台引流分发的虹吸效应。

正是巨大的流量红利,让直播答题出生不久,就已经成为大玩家的专场,比如:从1月5日到1月9日,《百万赢家》累计举办了30余场,累计奖金达到1200多万,1月8日当天接连推出四场百万场,全天当年额度高达430万,也使得花椒一跃成为奖金池最高的平台。

原本低门槛的直播问答游戏,在巨头的不断加码,直接拍钱买人的任性与疯狂下,中小直播平台很难参与到这场“炫富战争”了。

有媒体这样说道:“说到底,直播答题模式比拼的不少谁的用户多,而是谁能烧钱。”

这是不是也在预示着,未来再有新的流量热点,都将快速被有钱人收割,屌丝创业者只能望屏兴叹。

坤鹏论在写这篇文章时发现,百度也开始入局,不过它做的是简单搜索,号称:念题目搜答案,只需3秒!又快又准!用百度简单搜索app语音搜索,轻松答对12题,场场分钱!

三、快快快,这么快就有广告收入啦!

直播答题现象级的吸流能力也吸引了同样对流量饥渴的兄弟。

就在昨天,美团和《百万赢家》牵手,进行了国内内首次商业合作。

同样在昨天,曾拥有共同投资人的趣店和映客结姻,趣店旗下的大白汽车分期成为映客《芝士超人》首位广告主,广告费为1亿元。今天晚上9点半,《芝士超人》将上线大白汽车专场。

相信,不会太久,《冲顶大会》、《百万英雄》们也都会纷纷拿出赚钱啦,赚钱啦的喜报。

从上线到有收入,简直快如闪电,不管《百万赢家》和《芝士超人》是不是真拿到了钱,或者拿到了号称的钱,其意义都比钱更重要,这是争夺第一之战,谁第一,谁未来牛逼。

自从资本成为创业胜负的决定力量后,速度成为了最重要的决胜砝码,钱是速度的燃料。

就连投资人都被搞得焦虑了,坤鹏论看到朋友圈里一位投资人这样写道:

焦虑啊,都快不惑了,2018年才过去一周多,就被各种链、各种币、各种微信群生态、各种冲顶、各种吃鸡、各种巨头孵化的子公司搞的紧张不已,这是让人要过年的节奏么……

四、因为它的本质,所以不会昙花一现

有人说,“这种模式主要靠奖金来吊起用户的口味,如果有一家平台奖金与获奖率如果完全碾压其他平台,那么依赖先发优势做起来的答题平台可能会被瞬间淹没,而APP下载率、声量、流量与用户量会逐步被转移。因此说到底,这种依赖反复刺激人们的贪欲与赌徒心理的平台模式,本身是没有任何品牌与平台黏性,人们下载、参与的动力仅仅是获取奖金,仅此而已。”

但坤鹏论并不完全认同上述说法,因为有彩头的智力竞猜模式历史相当悠久,经久不衰,比如:古代的猜灯谜就是典型的代表,往近了说,有长达13年的《开心辞典》,还有近6年历史的《一站到底》,以及快两岁的《中国诗词大会》,其他类似的节目可谓层出不穷。所以,只要不断求新求变,能够全民参与乐淘淘的直播答题会相当有生命力。

对于奖金的问题,只要有流量,自然就会有广告主买单,现在的问题不是广告主没钱,而是有效果的平台和形式太少,有调查显示,光OPPO全年广告费在20亿元左右。不管什么时候,流量永远稀缺的,流量永远是生意的第一关键,所以得流量者得天下,没毛病。

而且从以往看,每次风口活下来的只有跑得最快,烧钱最猛的老大和老二,投资人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绝对不会任意挥洒,试问有几家可以持续地搞大奖争第一?

也正因为智力竞猜悠久有年头,所以玩法已经被前人开发得相当丰富多彩,花样百出,并且也被不断验证什么最有效,而直播答题只要重复即可。

请名人站台,比如:《芝士超人》由湖南卫视当家主持人谢娜、汪涵,和跑男团天才陈赫,还有吐槽大会李诞四人共同担任“芝士超人出题官”。

和电视节目联姻,比如:《百万赢家》的周榜前三名将有机会登上江苏卫视《一站到底》的节目舞台,同时《一站到底》的名人堂也可能到花椒《百万赢家》进行直播。

其实对于直播答题来说,有流量最关键,就跟家里有粮,心里不慌一样,玩法可以借鉴、可以创造,收入更可以随意想象。

比如:道具、植入广告、冠名、下注竞猜谁是赢家、收费的VIP专场、网红等。

还有人说:奖金流动是一块大蛋糕,如果借由此绑定一个大的移动支付平台,那么背靠任何一个姓马的金主,未来都会前途无量。

甚至有人开脑洞称,说不定知识答题会催生又一新生的支付平台。

其实只要遵循赌的本质,这生意错不了!

未来,刷新闻、答题赢钱、玩游戏将成为中国年轻人的三大爱好!

最后,大家都来猜猜,下一个流量热点是谁?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2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3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1.5亿。


上一篇: 坤鹏论:2018年的万亿大风口 BAT都已入局 甘薇公布还债进度
下一篇:坤鹏论:我妈今天问我区块链是什么 惊了我一身冷汗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