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当你一旦有了掌握自己命运的力量,第一件事就是拼了全力,即使付出不菲代价,也要把它牢牢握在自己手里。

——坤鹏论

腾讯和今日头条之战延延绵绵一段时间了,最近两个月战事逐渐升温,甚至被人们誉为了“头腾大战”,俗称“头疼大战”。

一、当年3Q大战 互诉三场 腾讯无败绩

如今,商战打来打去,最后都跑不掉上诉公堂,就像当年的3Q大战,360和腾讯从2010年一直打到2014年,不仅上演了一系列互联网之战,还互诉三场。

20101014,腾讯首先发难,正式宣布起诉360不正当竞争,要求奇虎及其关联公司停止侵权、公开道歉并作出赔偿。

在经过了一审二审,2011929日,360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定构成不正当竞争。

20118月,腾讯向广东高院提起诉讼,称奇虎360的“扣扣保镖”是打着保护用户利益的旗号,污蔑、破坏和篡改腾讯QQ软件的功能,并通过虚假宣传,鼓励和诱导用户删除QQ中的增值业务插件、屏蔽原告的客户广告,而将其产品和服务嵌入QQ软件界面,借机宣传和推广自己的产品,索赔1.25亿元。

同样也是一审二审,2014424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奇虎360上诉,维持一审法院的判决——360构成不正当竞争,判令其赔偿腾讯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500万元。

201211360诉至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指控腾讯公司滥用其在即时通信软件及服务相关市场的市场支配地位,索赔1.5亿元。

还是经历了一审二审,20141016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判定:腾讯旗下的QQ并不具备市场支配地位,驳回奇虎360的上诉,维持一审法院判决:腾讯不构成垄断,奇虎承担诉讼费79万元。

持续四年的“3Q大战”算是全面落下帷幕。

3Q大战的诉讼部分被业界称为“互联网反不正当竞争第一案”,是迄今为止中国互联网行业诉讼标的额最大、在全国有重大影响的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

二、头腾大战开始走在复刻3Q大战的路上

如今,似乎3Q大战再次翻版。

61日,腾讯公告显示,已将今日头条和抖音的运营者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起诉至法院,索赔人民币1元,理由是头条系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对腾讯声誉造成严重影响,同时,腾讯还宣布暂停与上述两公司的合作。

今日头条立即反击,表示已经起诉腾讯,称腾讯利用垄断地位以各种理由、多次进行不正当竞争的行为。针对其中的“腾讯QQ空间拦截、屏蔽头条网页链接”、 “腾讯安全管家作为安全软件拦截、屏蔽头条网页链接”,索赔9000万。

腾讯一样用的是不正当竞争,今日头条还是延用了垄断说法。

就是不知最后的结果会不会重复当年的3Q大战。

据坊间传说,今日头条挖来了不少原360公关团队的人,这似乎让外界对“头疼大战”产生了更多猜测与想象。

有人说,今日头条搞得这么大,完全是为了碰瓷,“疯狂摩擦腾讯,张一鸣的算盘打得响!”因为“武松打虎,打赢了就是英雄,打不赢,不被打死也是勇气过人,声名远扬。”

尽管,风险不小,但老祖宗说了,富贵都在险中求。

这样的“阴谋论”很有市场,于是传得沸沸扬扬,害得今日头条商业化负责人张利东赶紧发言表示,我们不是碰瓷的戏精,然后号召大家细思恐极“想象一下中国互联网成为微信局域网的后果,今天他们赶走抖音还需要借口,明天所有用户都要看Pony大帝脸色行事。。。”

有人说,今日头条敢蚂蚁撼大树,因为背后有人,那人就是马云爸爸!

张一鸣理科出身,IT技术男,绝对不会像文科生那般随性而为,意气用事,肯定会冷静地谋后而定,你看,你看,你看,阿里第二代盐王帅不是直接挺今日头条了吗?

还有人说,“头疼大战”是因焦虑,“后互联网流量时代:头条很焦虑,腾讯也很焦虑”。

头条焦虑的是,流年不顺,犯太岁,自己坚决不站队,结果竞争对手不见少,围剿的队伍却越来越大,似乎所有人都在眼红这个流量暴发户,因为它暴发到令人发指,借用当年世界形容日本的那句话:跑得太快,连自己的内裤都跟不上了。

其实今日头条对于微信的依赖相当大,坤鹏论曾看到一份来自联通沃指数的报告,其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

“抖音从12月的户均月消耗流量的253.97MB(排名第4)降至173.35MB(排名第16)之后,2月户均月消耗流量再次下降,低于华为应用市场的48.76MB,直接跌出20名,较第一名的快手流量差距超过1G,甚至不及美拍等抖音的竞品。”

为什么选联通沃指数,因为它的客观性被业界认同,基本可以反推出全貌。

而对于抖音数据的莫名下滑,业内专业人士找来找去,其中最大嫌疑就在于微信的“防刷屏机制”。

所以,微信这个巨大的流量入口对于今日头条很重要,很重要,能不焦虑吗?

而腾讯的焦虑可以用前两天发生的那件事来见微知著,头条全网推送了一篇被百度新闻从《多少道文件才能管住网游对少年儿童的戕害?》改名为《新华社:要多少文件腾讯才肯收手》的文章,这不是明摆着搞事情吗?

结果头条承受了来自腾讯的熊熊怒火,“罪魁”百度新闻反而因腾讯的“不问出处”躲过了一劫。

腾讯成也游戏,被人不断诟病也是游戏,只要靠着它赚钱,就摆脱不了被人指着鼻子骂的命运,所以它也很焦虑,担心总有人哪壶不开提哪壶,你看看,马化腾凡是讲在台上讲话,有几次说过游戏,尽管游戏收入是腾讯的命脉,是腾讯市值的重要支撑。

另外,说到底,腾讯依靠的还是流量为王,得流量者得天下,“如何保持自身流量的稳定增长,保证自己的流量不被他人挖墙脚,这就是腾讯的焦虑。过去阿里腾讯相杀相爱,从线上抢到线下,从外卖抢到打车,如今又冒出来个内容分发平台和短视频平台和我抢,腾讯真的很焦虑。”

坤鹏论认为,互联网的游戏规则一是抢用户,二是抢时间,流量的含义也就分成了两个层次,一个是用户数,二是用户停留时间,后者的权重甚至还高于前者。

2016年罗振宇在跨年演进《时间的朋友》中提出了一个观点,彼时时间将是终极的战场,对于互联网而言,要争夺的就是用户在更多的时间内使用自己的产品,任务是创造时间的停留。

所以,这两年大家纷纷做内容,本质为的就是希望用户“停车坐爱枫林晚”,多占上他们几分时间。

大家都明白,用户一天只有24小时,永远不多也不少,那么停留时间这个指标只能是此消彼长,这是一场更为惨烈、宏大的暗战,已经有数百亿资金投了进去。

像阿里早在2016年就不提GMV,改讲“用户停留时间”了,其CEO张勇直接提出,淘宝要“内容化、社区化、本地生活化”,以这些内容为中心的方式倾斜,希望用户能在淘宝上找到“发现的乐趣”,并把淘宝真正变成一个“消磨时间”的工具。

而今日头条这个年轻的“妖孽”,靠着机器算法,就妥妥地把自己的产品搞成了流量杀手,从用户数看,今日头条战队蹿升极快,今日头条的日活在去年7月就到达了近8000万,估计现在过亿问题不大,而抖音,到5月底,日活几近突破1.5亿。

而在重要指标——用户停留时间上,深谙上瘾心理学的今日头条系,几乎每个产品都是让人刷不停的怪物,并且还四处出击,不停息地进行着用户时间争夺战。

据媒体报道,今日头条早在2017年初用户月总停留时间已超腾讯新闻,而抖音的一刷就停不下来更是用户的共识。

根据4月初企鹅智酷发布的《抖音、快手用户研究报告》显示,抖音上大约22%的用户每天使用该应用超过1个小时。

抖音目前的日活跃用户与月活跃用户的比值( DAU / MAU)已经达到0.45,这意味着平均每人每月有13.5天会打开使用这个应用,而那些沉浸度较高的游戏比值通常在0.3~0.6

这样的对手,如果不能成为朋友,那必然要列为TOP级的敌人,怎么打击都不为过。

有人说,腾讯如此决绝,不是把头条生生地推向阿里吗?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咋办?也只能由它去吧!

坤鹏论讲了这么多,再来谈谈自己琢磨的观点。

第一,和监管比,这点痛算什么?

前面说了,头条今年很不顺,相比和腾讯的战斗,几千万用户的APP内涵段子说关就关,其他产品也被要求整改,甚至连拳头产品今日头条也有被整体整改停止内容更新的时候,这些才是张一鸣的真正头疼,甚至是关乎生死的疼痛,所以,头条悄悄地将口号从“你关心的 才是头条”改为了“信息创造价值”。

按说,连遭监管的今日头条应该选择低调,但它却在与腾讯的战斗中变得异常躁动和主动,甚至给人有种就是要“挑事儿”的感觉,之前坤鹏论曾认为,这是要给阿里交投名状,但渐渐地,又觉得没那么简单了,这是不是一种具有更深含义的生存策略呢?

第二,腾讯的半条命说受到了挑战。

不管腾讯如何为“封杀”今日头条系找出各种合理合法的借口,结果骗不了人,自家的流量入口就是不欢迎字节跳动旗下的产品,告上法庭后,直接理直气壮地暂停了合作。

这让马化腾之前一直和颜悦色、娓娓道来的“半条命”变得那么无力、苍白。

坤鹏论不禁赞叹当年马云是何等明智而富有远见。

20089月,淘宝宣布彻底屏蔽百度搜索引擎爬虫,理由是保护消费者,防止网络欺诈,至今用户在百度中搜索不到任何淘宝上的商品。

20131122日,淘宝以微信不安全为由,封杀了微信跳转。

许多人认为,马云疯了、傻了,自废武功,挥刀砍了百度和微信两大流量入口。

可能马云从来就不相信残酷的商战中会有什么“半条命”,命是自己的,只有一条,必须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半条命的人是活不了的,这是小孩子都知道的常识,更为可怕的是,命如果掌握在别人手,最终往往是生不如死。

智者说,人们常常会过分重视眼前利益,而忽视了未来。

阿里用短痛换来了自己的一条命。

如今,用户想买东西,第一念头不是去百度搜索,而是直接打开淘宝,说明阿里已经彻底摆脱了外部流量的依赖,即使就在上周腾讯落实新规,朋友圈内不允许发布及传播具有识别、标记功能的特殊识别码、口令类信息,淘宝也没有太多慌张,只是将淘口令升级成了分享图片。

当阿里将自家产品打造成第一流量入口后,整条命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流量定价权彻底说了算,最终,它成为了仅次于GoogleFacebook的全球第三大广告平台,享受着流量第一道的最高价值。

后来,淘宝看到了“封杀”的力量,它认识到,所有可以威胁到阿里流量定价权的外部流量都必须消灭,于是先是封杀了导购电商霸主美丽说和蘑菇街,后是封杀微信。

期间,还有一个不可控的巨大外部流量来源,那就是微博,不过后来微博“缴械投降”,阿里巴巴成为微博第二大股东,微博也就安全了。

前些日子在业界讨论拼多多现象时,经常会有人说,微信产生的1万亿交易,其中3000亿是跳转到淘宝,但这是属于用户的力量,微信也只能干生气,因为社交的微信,没有分享将会怎样?只要有分享,就不可能彻底封禁淘宝,这是腾讯的无奈,所以它选择了近似疯狂地扶持自己的电商生态。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腾讯几乎把阿里系以外的电商都投了个遍。

因此,坤鹏论认为,继续和腾讯怒怼,继续打嘴仗,甚至法庭相见,这是企业公关,不能服软,没有错!

但已经长大的今日头条,渐渐成熟为企业领袖的张一鸣,更应该考虑的是,如果没有了任何外力,自己能不能独活,又该如何独活!

最后用一篇文章一段很经典的话来结尾:

“今天微信封了抖音,明天微信封了头条说不定才是真的麻烦。毕竟微信是人家的地盘,人家要封你又不犯法,你顶多说一句腾讯不是伟大的公司。”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3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3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4亿。


上一篇: 坤鹏论:揭秘网红、短视频背后的神秘组织
下一篇:坤鹏论:崔永元“手机恩怨”扯出偷税漏税 更大的雷正在被揭开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