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v:* {behavior:url(#default#VML);}
o:* {behavior:url(#default#VML);}
w:* {behavior:url(#default#VML);}
.shape {behavior:url(#default#VML);}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5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等线;
mso-ascii-font-family:等线;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areast-font-family:等线;
mso-fareast-theme-font:minor-fareast;
mso-hansi-font-family:等线;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ont-kerning:1.0pt;}

人之所以有道德,是因为受到的诱惑还不够大。

——罗素

这两天在外面出差,在宾馆里面写文章,就是感觉不够,所以,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吧,老铁们凑合看!

昨天,听到了一句特别经典的话,坤鹏论实在忍不住要分享给大家:

什么叫道德绑架?就是用圣人的标准,要求别人,用贱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乌鸦站在煤堆上,瞧得见别人黑瞧不见自己黑,宽以待己,严于律人才是大众的常态。

胡适曾说,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道德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从来只能约束自己,如果想用道德约束他人,来谋取自己的利益,无疑是最大的不道德。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讲道德不是为了约束自己,而是为了审判他人。

这也造成了现在人和人之间的一种矛盾。

尼采说,迫使人们遵从道德本身就是不道德的。

懂得尊重是基本的道德修养,再往上升级,自律和换位思考更是成功者的基本品质。

最近,坤鹏论没少聊让人焦虑的事,深刻反思,这里面也掺杂着自己的焦虑,当下中产的焦虑总结下来挺简单,对未来越来越恐惧,还想着拼命维护可怜的资产。

有人说,拼多多的崛起其实向我们揭示了一个现实,那就是中国人没钱了!

88日,一份《警惕家庭债务危机及其可能引发的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报告发布,在其中坤鹏论看到,我国GDP与居民收入之间的相关性较弱,家庭部门加杠杆的主体——城镇居民收入增速远远落后于GDP的增速,这正是我国和其他国家的不同之处。

啥意思?

有个词四个字就概括了这段话:国进民退,国家跑得太快,把老百姓甩得太远了。

有位朋友说,坤鹏论,你搞得那么明白,痛苦不?

眼瞅着又是定向放水,又是大基建,又是大企业债转股,哪个的根源不是直接连着钱和债?

钱所代表的财富是谁创造的?劳动人民!这里面就有坤鹏论这个小小的一份子,能不痛苦吗?

有篇文章的开头很扎心:杠杆转了一圈,从地方政府、企业,很有可能转到家庭。

去杠杆,股市、P2P、基金全面大幅缩水,它们都不创造财富,所以它们是在消灭财富,而它们消灭的财富大部分就源于老百姓。

截至2017年,我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高达107.2%,这还不算无法统计的民间隐形借贷,吓人不?

有专家说:实际上中国很多家庭已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

还要什么消费呀!

此前《 经济参考报》的《养老、教育、医疗有望成拉动内需三驾马车》文章吓出全国人民一身冷汗。

据统计,从20171月起,中国的医疗消费价格增幅站上“5时代,增幅最高的月份是20179月,同比增幅7.6%,医疗似乎已经在默默践行着新三驾马车之一的职责。

87日,人民日报官方网站,转载钱江晚报的一篇报道《原料药被曝垄断:最高暴涨99倍 导致部分药品停产》,这可比房价猛多了,而且关系人民身体健康,如果任这种趋势蔓延,中国药价全面飙升将不可避免。

现在,在大城市一场感冒几千块,到了那时候,估计一场小病都会对个人财富形成一次洗劫,更会对社会消费形成更深刻、更沉重的打击。

坤鹏论建议,赶紧买份医疗险和重疾险压压惊吧!

昨天,坤鹏论聊了腾讯从香饽饽变馍馍的事,有没有感觉到,你好时,资本对你千依百顺甜似蜜,但它有时候也在给企业制造极大干扰,使得企业为了股价维稳,不得不放弃有风险的突破和创新,而变得越来越保守。

88日,狂人埃隆·马斯克发了一封致所有投资者和员工的一封信,他居然正在考虑以420美元/股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

因为,他受不了股价的剧烈波动影响造成很大的精力分散,让他和员工无法心无旁骛地创造未来,而同样为了股价迫使我们注重季度收益,压力之下的决定可能对于季度是正确的,但可能并不是长期战略正确的决定,再加上作为股票市场历史上被做空最严重的股票,上市意味着有大量的人(空头)有攻击公司的动机。

这不禁让人们想到了一直不上市的华为,OPPOvivo、老干妈等一系列中国优质企业,对于马斯克的诸多抱怨,任正非也曾有过这样的诠释:(公众)股东总是很贪婪,他们希望尽可能快地榨干一家公司的每一滴利润,而拥有这家公司的人则不会那么贪婪。我们之所以能超越同业竞争对手,原因之一就是没有上市。

前些日子,坤鹏论曾写过一篇《为什么华为、OPPO、VIVO不上市?》,老铁们可以重温一下。

历史证明,自己种下的恶果,总有一天会狠狠报应自己身上,资本种下的恶果,谁没有守住本心,谁就会最终成为苦果的吞咽者。

资本的恶果已熟!

不久前,极路由创始人王楚云发布了一封极其悲壮的公开信,之后,他曾经的合伙人张隽告诉了们另一个极路由前传和另一个版本的王楚云,当然,有些事情到底真相在哪里唯有当事人自己知道,坤鹏论不想在这方面纠缠太多笔墨,搞得跟八卦小文似的。

不过,在那篇文章中,张隽提到了一个观点,确实发人深省。

他认为,2009年是个最坏的年份,这一年大量热钱涌入了中国,大量项目可以轻易拿到太多的钱,导致那个时候的创业者不是以创造价值为目标,而是以创造成功为目标。

这一结果导致很多创业公司热衷挖掘消费者的饥渴和阴暗面,通过负能量上位。互联网变得无趣了。

在张隽看来,所有祸根在最初就已经埋下了。

此后出现的各种问题,比如P2P理财和发行区块链数字货币,都是这种负能量造成的结果。

张隽说,随着大量的负能量问题出现和引爆,以及资金的紧缩,创业公司开始真正重视创造价值的事情了。

互联网开始干净了,真正的创新时代回来了。

真的吗?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5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5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6亿。


上一篇: 坤鹏论:百度昨天雪白一片 腾讯为什么跌跌不休
下一篇:坤鹏论:为什么要大力推无还本续贷?以房养老推向全国!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