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一个低市盈率股票到底值不值得关注,关键还得看其成长性。对温莎基金来说,低市盈率股票的市盈率必须低于市场平均值40%~60%,当然,无药可救和混乱经营的公司另当别论,它们理应被人摒弃和遗忘。
但是如果一个低市盈率股票同时掼有7%以上的增长率,我们就认为它被低估了,股价有巨大的上涨空间,如果它的分红也不错,那么这样的机会就更加难能可贵了。
——约翰·聂夫

前些天坤鹏论看到知乎上有个鸡汤段子实在很经典,特别适合当下迷茫的我们喝上一碗:
问:为什么大多数人宁愿吃生活的苦,也不愿吃学习的苦?
答:大概因为懒。学习的苦需要主动去吃,生活的苦……你躺着不动它就来了……
仔细琢磨这个问题,坤鹏论认为,学习的好处不能立竿见影,生活的苦又常常滞后,而且许多人在遭遇生活苦的时候,常常不会认为是自己学习不够,而是老天实在不公平。
这两天坤鹏论突击将彼得·林奇的几本书读了一遍,随手记下了不少价值千金的笔记,今天就来分享一下彼得·林奇对于周期性股票的选择建议,其中坤鹏论会加上自己的理解,希望能够对各位老铁有所帮助。
坤鹏论翻看了很多文章后发现,中国股市周期性股票的投资策略基本都出自彼得·林奇,但许多人的问题是,只看到了只言片语,却没有想到去阅读一下原著中的说法,彼得·林奇在《战胜华尔街》中用了相当大的篇幅来讲他如何选择和操作周期性股票,绝不仅仅就是“周期股要在低PE卖出,高PE时买入”这么寥寥一句话。
周期性行业是指那些和国内或国际经济波动相关性较强的行业,比如:汽车、钢铁、房地产、有色金属、石油化工等是典型的周期性行业,其他周期性行业还包括电力、煤炭、机械、造船、水泥、原料药产业。
由于银行是全社会的资金渠道和最大的间接融资渠道,它与全社会的经济密切相关,因此一国的经济周期,会不可避免地明显影响到银行业,从而造成银行业为周期性行业。
与周期性行业相对应的是,还有一些产业被称之为防御性产业。
这些产业运动形态的存在是因为其产业的产品需求相对稳定,并不受经济周期性衰退阶段的影响。
在经济衰退时,防御性产业或许会有实际增加,例如,食品业和公用事业等都属于防御性产业。
在股市中,周期性股票是数量最多的股票类型,支付股息非常高(当然股价也相对高),但会随着经济周期的盛衰而涨落,例如:汽车制造、房地产等。
这类股票多为投机性的股票。
与周期性股票对应的是非周期性股票,非周期性股票是那些生产必需品的公司,不论经济走势如何,人们对这些产品的需求都不会有太大变动,食品饮料、交通运输、医药、商业等收益相对平稳的行业就是非周期性产业。
一般来说,当经济开始衰退的时候,精明的资本经营者会开始投资周期性公司,但彼得·林奇提醒大家,随着投资者越来越早参与进来,周期性公司的投资越来越需要技巧和能耐,他也坦承,自己对于周期性股票的投资能力也就中上等。

首先,我们都知道市盈率低对于股票是好事,但周期性股票却恰恰相反,彼得·林奇根据多年操作周期性股票的经验证明:“如果周期性公司的市盈率开始变得很低,那么这很可能是一个标准,预示着它们已经接近高潮的尾声。”
这个时候的假象是,周期性公司的经营仍然运转良好,公司收入仍然不菲,但是这种情况马上就会改变,彼得·林奇建议,投资者最好趁高点卖出股票,避免大跌的风险。
因为接踵而来的很可能是经济马上开始停滞不前,周期性公司的股票会以令人毛骨悚然的速度直线下掉,这样带来的恐慌,会使更多投资者迫不及待撤离,最终股价一泻千里。
“当一个周期性股票的收益创出纪录几年后,当市盈率到达低点,实践证明,此时购进股票是快速将自己的资金损失一半的‘好’办法。”
彼得·林奇认为,对于大多数股票来说,高市盈率是坏事,而对周期性行业的公司反而再好不过,因为它通常意味着公司正在走出最难熬的困境,不久业务就会改善,收入也会超出分析家的预期,股价必将稳步高走。
由于周期性股票一旦启动便会涨个不停,所以大家都跃跃欲试,可是根据彼得·林奇的经验,也因为周期性股票的实质是预期游戏,要从它们身上赚钱倍加困难,“最大的危险就在于买得太早,等不及上涨又抛掉。”
彼得·林奇承认,周期股的游戏需要猜想和直觉,想通过它们赚钱,得有双倍的技巧才行。
他还认为,如果没有相关行业的工作经验(哪怕你是个水暖工人也要比华尔街的投资经理强,因为你会对铜管的价格变化了如指掌,起码对于铜这个行业,你的判断超过任何人),很难踏准它的节奏,投资这类周期性公司是相当危险的,类似于在“赌”大势反转,事实上,能找到大底并行动的人实在凤毛麟角。
彼得·林奇曾这样评价道:“投资周期性股票就像玩21点扑克牌游戏,如果赌的时间太久,最终会把赢来的钱再输光。”所以,玩周期股重要的是抓住正确时机及时抛出获利了结,不然的话,好股票就会变成烂股票。
综观彼得·林奇几本著作,能让傲娇到不信理论、不信预测、不信权威的他说出这样丧气没信心的话实属罕见,可见周期股真的很难玩。
确如网友所评:“知易行难”,买入周期股要真正践行“炮火中前进,烟花中离场”还是很难的。

彼得·林奇在遇到经济开始萧条,就会把注意力集中在周期股上,虽然他自认为能力还不足以完全Hold住,但相信“当情况变得不能更糟时,一切就又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一个受到压制的周期性公司必将以出色的资产负债表重返舞台。”
所以,他曾持有的一只周期股整整一年股价呆滞没有起色,彼得·林奇反而认为,一只股票的原地踏步不构成放弃的理由,可能反而买进更多才对。
其次,投资周期股最重要的问题是看公司的资产负债表是否稳健,能不能足以抵御下一轮的低迷时期,这个重点其实是在经济不好的时候,该对每一只股票做的首要检查。
坤鹏论曾在《按这样的标准 泱泱大A股没有一只股票可投》中提到过,选股票尽量选行业第一,甚至是行业垄断者,特别是在经济低迷的时候,它们的抗风险能力要远远大于排在后面的公司。
彼得·林奇在1982年开始大规模建仓汽车股,而当时美国的轿车和卡车年销售量从1977年的1540万辆下降到了1982年的1050万辆。
他开始先调研了福特公司,后来发现克莱斯勒更好,单单该公司有超过10亿美元现金这件事,就至少能让它两年不破产,资产负债表很稳健。
1982年春夏之交,彼得·林奇开始大量吃进克莱斯勒的股票,占了整个麦哲伦基金5%的资产,这也是美国证监会所允许的最大持股比例,他在当时甚至表示,如果法规允许,他会把基金资产的10%~20%都投在克莱斯勒上。
那时,麦哲伦基金的盘子是4.5亿美元,如果是10%就是4500万,其实没多少,和克莱斯勒持有的现金比,怎么看怎么都是相当安全的。
彼得·林奇相继又建了福特和沃尔沃股票的仓,三只汽车股加起来的价值占了麦哲伦基金总资产的8%,后来又加上绅宝、丰田等股票,汽车股俨然成了该基金的一个重要板块,占基金总资产的10.3%。
1984年全年,彼得·林奇一改以往频繁交易的作风,坚持买入——持有战略,基金前10位股票的数量一直没有多少变化,其中就包含上述5只汽车股。
最终彼得·林奇从福特和克莱斯勒两只股票上分别赚到了超过1亿美元的利润,加上从沃尔沃赚来的7900美元,造就了当年麦哲伦基金出众的业绩。
20世纪80年代末,汽车股露出败象,1987年,彼得·林奇减少了汽车股的仓位,到了1991年,在麦哲伦基金中汽车股票的份额从它们的前期高点下落了50%之多。

提到周期股,还不得不提到另一位著名的价值投资大师约翰·聂夫,他的名著——《约翰·聂夫的成功投资》一书中有对周期股投资的经验总结,而周期股一般占他所管理的温莎基金1/3以上的仓位。
当年,约翰·聂夫和彼得·林奇、比尔·米勒,一起被美国投资界公认为共同基金三剑客。
约翰·聂夫生于1931年,1964年成为温莎基金经理,并一直担任至1995年退休。
在此期间,他将摇摇欲坠、濒临解散的温莎基金经营成当时最大的共同基金。
他执掌温莎基金长达31年,期间创造了让人瞠目结舌的记录,总投资回报高达5545.6%,而同期标普指数只有2229.7%。期间年化回报率13.7%,平均每年都超出标普3.5个百分点。
能够长期做到这样成绩的除了巴菲特等少数几个人外,还无人能做到。
约翰·聂夫投资中最核心的一个特点是,买入低估值的股票。

他也有自己的一个神奇公式:
总回报比率=盈利增长+分红率/市盈率
而约翰·聂夫会寻找那些总回报比例超过市场2倍的股票。
比如一家公司的盈利增速10%,分红率5%,市盈率10倍,这家公司的总回报比率就是10+5/10=1.5倍。
约翰·聂夫偏爱那些持续盈利增长,但并不是很快的公司,盈利和收入五年增速在7%到25%之间,他认为,低于7%增速太慢了,高于25%往往要付出过高的估值。
约翰·聂夫的另外一个投资特点就是,持股比较分散,其温莎基金对于大多数股票的持仓都在1%左右,他认为除非股票到了极端便宜的价格,才会买入5%的仓位。
坤鹏论认真地对比了约翰·聂夫和彼得·林奇的投资哲学,发现两人有许多地方相当相似,都属于逆向投资的典范。

约翰·聂夫的七大投资策略中有一条专门针对周期股:除非从低市盈率得到补偿,否则不买周期性股票。
“对于周期性公司,我们不采用五年平均增长率的指标,而是参考公司的正常收益,正常收益是指公司在行业周期最景气时期的估计收益。”
他认为,周期性行业不能长期持有来坐过山车,适合根据估值不断地诱导屡次买进卖出。
约翰·聂夫曾这样总结道:“时机的把握就是一切。没有人能够确凿地预言行业的高峰和低谷,一些周期也会比另一些周期更持久。我们对此采取的保护措施是,只购买那些预计市盈率就要跌到底部的周期股。市盈率盈久必亏,即使我们没能把握好节奏,那些错误的投资也能收回大部分成本。我们早早上船,一旦我们对了,我们就能收获最大上涨空间带来的超额利润。”
他根据经验得出,采用低市盈率策略购买周期公司,通常是在周期性公司报告盈利转佳之前6~9个月时买入,然后等其反转出手,这样才能获利最大。
但要准确地预测这个时间点,需要投资者理解相关行业的内在运行机制并能够结合宏观经济走势。
约翰·聂夫总结了一些非常有价值的周期股投资理念:
1.对于周期股,特别是谷底亏损的,采取的保护措施更应该看市净率、产业成本、重置成本等;
2.不要试图通过预测行业拐点来投资;
3.一定要投资财务健康的或龙头;
4.要左侧交易,逻辑是即使买太早了,只要不加杠杠假以时日总能收回成本,而周期股的上涨又总是来得突然和迅速,只有左侧交易,我们才有可能获得最大上涨空间带来的超额利润。左侧买入的意识是,价格远低于价值,如低于净资产,低于重置成本等时买入;
5.当周期股恢复到正常收益时卖出,不要期待繁荣和泡沫,这可能犯过早卖出股票的错误,但这只是很小的一个代价,因为一旦延误脱手的时机,你将骑虎难下,股价将一直沿着山坡加速下滑。
6.要有一定的经济周期的概念和认识。
可以看到,彼得林奇说周期股最好在高市盈率时买,在低市盈率时卖,约翰·聂夫则选择市盈率就要跌到底部的出手,这让我们更加迷惑,但他们两人共同的建议则是,不是非常懂行,最好别碰,周期股只适合投机,真的不宜长期持有。
所以,坤鹏论老老实实地坚决不碰周期股,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一个道理,玩不转非要玩,最终必被玩死。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5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5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6亿。

上一篇: 坤鹏论:三分钟透视资产负债表的秘诀
下一篇:坤鹏论:万幸,我们还有股市可以选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