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我荒废了时间,时间便把我荒废了。
——莎士比亚

2019年就这么来了,要不怎么说,时间才是至高无上的主宰,在它面前,人人平等,它谁的话也不听,永远按照自己的节奏,固执地一秒一秒前行。
每年年底,总有些人要搞预测,原来只是发发文章,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搞起了现场版的预言大会,本来是个让自己扬名立万的事,还要向听他们瞎白活的人收门票。
也是,如今不要钱的好东西被人视为敝帚,让自己掏钱的垃圾却奉若珍宝,收智商税确实是门好生意。
其实,开大会自古以来都是个洗脑的好方式,会场的布置就像远古时代的祭坛,相当有仪式感,一进去,人们心里就会不自觉地肃然起敬,一个人占领一个大舞台,就像拥有了巫师般至高的权力,演讲的时候,配合上蛊惑人心的PPT,再多说些一本正经的废话,一下子就能麻翻一大批。
有人赋打油诗一首,献赠给开跨年演讲:
又是跨年来演讲,忽悠单纯小青年;
剩饭搬家老重炒,一惊一乍为讨好;
树会长高人长进,空泛虚无人难信;
消费升级智能造,科技创新实力拼;
人家吐槽你买票,不如回家来睡觉!
所以,你看传销、微商,甚至不少大骗子,哪个不把搞大会视为手中的王牌武器,只要脚一踏进会场,90%的人已经算是人家的囊中之物了。
坤鹏论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预言大师,所以预言大师的套路都是按照著名经济学家西奥多·莱维特的教诲行事的:
“做一个预言家很容易,你做25次预测,然后只谈论其中被证明是正确的预测。”
如果你的预测不准确,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经常预测。
因此,识别真正大师的良方也就出来了,谁不整天预测这个,预测那个,才是真有本事。
2018年年底,有好事者把国内知名预言家(券商的分析师们)在2017年做的2018年预测拿出来拷问,结果有对有错,坤鹏论仔细分析了一下那些对的,一靠讲经济规律,也就是顺应经济规律进行预测,二靠广撒网,比如在预测股市版块时,分析师每次提到的都是4~5个板块,总有能说中的。
这不禁让坤鹏论想到了不做大哥很多年的高善文,他曾有幅对联:
上联:解释过去头头是道,似乎有理
下联:预测未来躲躲闪闪,误差惊人
横批:经济分析

坤鹏论一直认为,经济学就不算是一门科学,因为没有哪一门科学在实证研究领域使用如此众多精细的统计模型,却得到如此众多彼此迥异的结果。
而且,即使两个学者使用的计算方法看起来相差不大,其最终结果也会由于所使用的假设有略微差异而相距甚远,这就是所谓的失之毫厘谬之千里。
或者说,经济学家们越精细地完善他们的模型,那种模型根本不能预测长期发展的证据就越明显。
索罗斯有句名言:
“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要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
其实早在他之前,凯恩斯在其1936年出版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中就曾有过类似论述,专门针对股市进行了揭露:
也许有人以为,有些人以投资为业,他们是专家,他们所有的知识和判断能力超出一般私人投资者以上,如果听凭无知无识者自己去从事投资,固然可以使市场变化多端,但专家之间互相竞争,也许可以矫正这种趋势。
然后事实上则不然。
这批职业投资者与投资者之精力与才干,大都用在其他方面。
事实上,这批人最关切者,不在比常人高出一筹,预测某一投资品在其整个寿命中所产这收益如何,而在比一般群众稍微早一些,预测决定市价之陈规本身会有什么改变。
从社会观点看,要使得投资高明,只有战胜时间和无知之神秘力量,增加我们对于未来之了解,但从私人观点,所谓最高明的投资,乃是先发制人,智夺群众,把坏东西让给别人。
所以,凯恩斯认为股市是缺乏远见和非理性的,而且,与时间和无知之神秘力量的斗争远远难于领先一步,于是在他自己的股票操作中,他把经济学放到了次要地位,而将主要精力集中于心理学,这是他投资取得成功的主要原因。
凯恩斯对于股票投资的最大贡献便是其提出的“博傻原理”(又叫“最大笨蛋理论”)。
美国人杰拉尔德·洛布曾在《为投资生存而斗争》一书中这样描述市场:
根本就不存在所谓证券价值的最终答案这样一种东西,一打专家可能有12种不同的结论。如果过了一会儿,条件稍有变化,再给他们一个机会的话,他们立刻就会改变自己的预测。市场价值与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仅有部分关系,市场价值主要由以下因素决定:人性的希望与恐惧、贪婪、野心,上帝的行动,金融应力与应变,天气,新的发现,时尚和其他无数的、不可能毫无遗漏地一一罗列出来的东西。
坤鹏论曾在一本书中看到这样一段经济专家和数学家的对话:
数学家:价格突然崩溃,但却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新闻来解释它,这样理解对吗?
经济学家:是的,起先股价慢慢下跌,然后突然回事,最后变成歇斯底里。
数学家:这种情况你见过几次?
经济学家:总而言之,在过去的500年大概有四五十次,但是我提醒你,那只是主要的崩盘。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小规模的崩盘,至于这些小的崩盘恐怕有几千次。实际上,它已经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数学家:你们工作的环境我们数学家称之为动态系统。我想你应该知道这点。
经济学家:是的。我们熟悉这个名词。
数学家:我想你们都同意这样的观点:你们这个动态系统一定有其固有的系统不稳定趋势,因为它的表现正如你们刚才指给我看的。
经济学家:好像是这样的。
数学家:好的,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这就是说,你们的市场有一种强烈的正反馈力量。
经济学家:正反馈?您具体指什么?
数学家:正反馈意味着,如果你们理解动力学,你们有可能预测到短期市场走势。但是,它同时意味着预测长期走势是不可能的。
经济学家:好极了,这正是我们的体会,但是有对这种行为的数学表示吗?
数学家:当然有了,数学上我们称之为混沌……
坤鹏论猜想,估计经济学家当时就晕菜了吧!
一些数学家对经济学家加以嘲笑,因为他们一直怀疑经济的可预测性,他们说:“原因在于,像复杂经济那些动态系统,其真实数学本质是非常混乱和高度不可预测的。”
在数学家看来,很简单,经济学家在认识他们所从事的任务的真实本质上就已经失败了,因为他们没有考虑到非线性数学的本质。
而且数学家们指出:“一般地,非线性数学的本质是,你只能预测系统的非常短期的行为。”
上述结论可以用一种通常称为“确定性混沌”的复杂独特现象加以解释。
对许多或绝大多数经济系统而言,混沌意味着不可能做出客观和定量的长期预测。
因此,在与“时间和无知之神秘力量”斗争时,我们只能转而寻求个人主观的猜测。
而这当然与我们个人和主观的感受密切相关,例如:希望、恐惧和贪婪。
我们熟知的蝴蝶效应就在数学中被称为“确定性混沌”,具体到股市中,布鲁塞尔的一个老太太卖掉一些国债,都有可能引发日本股市崩盘,到生活中,足球比赛中,即使最聪明的专家也不可能预测出10秒钟后球被踢向何处,这些都属于“确定性混沌”。
数学家最终的结论是:经济和金融最终服从于混沌规律。
而,因为在股市这个动态系统中有一种强烈的正反馈力量,所以有可能预测到短期市场走势,正是基于这个理念,技术分析派一直不懈努力,主要通过图形来捕捉市场变化,实现对短期的预测,从中获利。
因此,技术派一直存在,一直曾有灵验,但股市就是一个零和交易平台,有人赚钱,必须得有人赔钱,而且赚钱的永远是凤毛麟角,当一种技术方法被更多人掌握后,就会造成大多数人采取趋同的决策与行动,结果反其道行之者才能赚钱。
这就是为什么技术派总会有流星般的牛人闪过,但是没有人永远靠一个方法赚钱的根本原因,也因为复利才是人生赚大钱的真谛,所以技术派总体来说,不如长期持有的价值派更富有。

对于2019年,坤鹏论认为有句话值得我们深深体会,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看这两天的朋友圈,许多人在祈祷2018年赶紧过去,但坤鹏论相信,很多以前欠下的债将在2019年更深刻地爆发,不要存任何侥幸心理,该来的必然要来,躲是躲不过的,不如勇敢地正视与面对,早早解决,早早挣脱了心中的枷锁,一无所有总强过天天战战兢兢,惶惶不可终日的好。
过节的时候,坤鹏论看了一部韩国的图解电影叫《火车》,它是根据日本女小说家宫部美雪的同名推理小说改编的。
宫部认为,信用卡是一列诱人搭乘的火车,旅客陆续上车,却不知最后的目的地是地狱。
她借此提出一个概念,信用借贷,就是渴求业绩无止境扩大的银行,对空有梦想却希望轻松达成的人设下的经济陷阱,这种陷阱,反过来也会祸及银行和国家。
而“火车”来自佛教用语,指载着作恶亡灵前往地狱的冒火的车子。《观无量寿经》云:“人以恶应堕恶道,命欲终时,地狱众火俱至,必有火车来迎。”

坤鹏论认为,以现金贷为代表的信用贷,将在2019年全面崩盘,因为钱是有数的,因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因为不劳而获是不可持续的。
人类历史中,从来没有一个击鼓传花的金融游戏能够善始善终,最后都会以悲剧结束。
而这一悲剧将会给现金贷主力军——九零后打上历史的烙印,成为他们这一代人的耻辱。
2019年,坤鹏论的建议是,做真正能为社会为自己创造价值的事,要逆向思维,要先列出不能做的事,将它们设为自己的安全边际,绝不越雷池一步。
人的一生,不做什么甚至比做什么更重要。
在2017年底和2018年初,坤鹏论一直强调现金为王,守好你的现金比什么都重要,不知你尝到甜头了吗?
2019年,依旧要守好你的现金,但当优质资产的价格已经远远低于其内在价值时,建议你别犹豫,买进持有,未来会给你大大的回报。
2019年,低调内敛,韬光养晦应该是你的座右铭,“别得瑟”这三个字应该牢记你心,这个世界上有种灾叫无妄之灾,往往都是得意忘形惹的祸。
2019年,多读书,少抖音少群聊少刷朋友圈,有时间搞这些,还不如多睡会觉实在,互联网正在用娱乐对人们进行认知层次的划分,不怕物质有阶层,就怕认知落入底层,那真是想爬也爬不上来了。
有人说,时间能治愈一切,请给时间一点时间。
还有人说,时间是最妙的疗伤药,此话没说对,因为时间不是药,药在时间里。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5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5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6亿。

上一篇: 坤鹏论:巴菲特靠它赢了世纪对赌揭秘ETF是个什么鬼
下一篇:坤鹏论:股市秘笈何其多 到底哪个是真经?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