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我实践价值投资长达35年间,却从没有发现任何大众转向价值投资的趋势。

——巴菲特

实话说,如果没有足够的定力,昨天那篇《中国股市做价值投资?你是来搞笑的吗?》会让不少价值投资者开始怀疑人生。

今天,坤鹏论再来篇反转文,证明我们没有叛变革命。

其实要想确定中国股市适合不适合价值投资,只要回答两个问题就行,因为价值投资的核心就是两个,好股票,便宜买:

1.中国股市有没有好公司;

2.中国股市中好公司有没有便宜的时候。

当然,只写这么点,实在对不起坤鹏论“长篇大论”的风格,下面就娓娓道来,给老铁们“洗洗脑”。

一、价值投资和投机都没错

首先,坤鹏论要亮明的立场是,不管选择价值投资,还是投机都没错,本质都是奔着赚钱去的,没有谁比谁更高尚,只要在规则中赚钱,更没有对错和道德。

任何市场中没有了投机和炒作,也就成了水至清则无鱼,并不利于股市发展,人都不来或是不交易,再好的市场也只能是坏市场。

不管是股市,还是商场、批发市场,再或者是淘宝、天猫,人是关键,因为所有商业行为,归根结底是人的行为。

如何引人来?

最简单粗暴还有效的就是在钱上下功夫,一是告诉人们,这里能躺赚,二是不仅省钱还可以赚小便宜,两大法宝一用,绝对呼啦啦地聚人。

所以,未来的中国股市不可能杜绝投机、炒作。

总结下来,世界上投资策略其实只有两种,一种是持续稳定盈利——价值投资,另外一个交易性机会出现巨额盈利——投机。

价值投资者有大成者,牛逼的投机家一样也不容小觑。

比如:徐翔,17岁那年借了父母3万元入市,5年资产过亿,2015年,控制了至少280亿元人民币。再比如:A股短线游资圈里,有着“章盟主”之称的章建平,5万元起家入市,不到一年时间账上资金增至20万元,2000年已有3000万资金,目前身家几十亿。

国外的投机大牛也不少,比如:利弗莫尔、索罗斯、卡尔·瑟雷安·伊坎等,甚至德国股神——安德烈·科斯托拉尼坚持不懈地投机,并高喊道:“有钱的人,可以投机,钱少的人,不可以投机,根本没钱的人,必须投机。”

所以,到底选哪个,还在于自己的认知,甚至和个人的脾气秉性相关。

坤鹏论发现,许多人喜欢学习别人,却忘记自己是什么人。

如何学习投资,采用什么样的投资哲学,第一件事情是应该先问清楚自己是谁。

如何知道自己是谁呢?

古人告诉我们,见天,见地,见众生,而后见自己。

世界见得多了,委屈受的多了,苦吃够了,你可能就知道自己是谁,适合做什么了。

有的人天生好静保守爱琢磨,你让他去做投机,肯定得难受死他,相反,有的人思维活跃好动爱冒险,让他专注价值投资,他会相当憋屈。

坤鹏论最近看到一位朋友的反思:

“我看了很多世界,见了很多人,受了很多委屈,折腾了很多不靠谱的事情,才最后知道自己其实是个投机分子。

然后,我的策略就是永远不去赚持续稳定利润的钱,而是持续不断用小成本试错,确保用亏小钱赚取一笔高赔率的利润。

如果没有明显的机会,我宁可游山玩水也不愿意去做事情。”

当然,无论干什么事,关键之关键还在认知,不在认知准备好就贸然冲进股市,不管价值投资还是投机,都不会有好下场,即使暂时赚了钱,最终也守不住。

但我们的股民大部分就是这样的特征,听人家说股市可以躺着赚钱,连基本常识都没学习就开户炒股,问PE是啥不知,问ROE何物懵逼,投资知识零蛋,韭菜200%合格。

你说,这样的韭菜不割,天理是不是难容呢!

这就是中国股民一直亏钱的关键因素。

二、投机不易,人要有自知之名

人贵有自知之名,特别是在炒股这件事上,别人投机赚大钱,并不说明你就一定可以,它不仅需要高智商,同样需要专注和勤奋。

在这个世界上,做什么事都不可能一蹴而就,没有精心储备的瞎打瞎撞,那就是对股市的不尊重,对自己钱财的不尊重,更是对自己曾经付出的血汗的不尊重。

但凡能成“家”者,都要受过别人受不了的罪,就像徐翔,从2009年建立对冲基金到2015年被采取强制措施,6年里每天8点45到公司,常常凌晨2点离开,一天到晚研究公司,事无巨细地亲自指挥每一桩投资。

事实证明,大部分人一件简单的事连三天都难以坚持,何况投机这种既费心力又耗体力的事呢!

所以,我们的股市中,八九股民不是炒股而是赌博,5%在做投机,5%在做价值投资。

如果你非不信邪,认为自己不是徐翔也是章盟主,坤鹏论不想拦,也拦不住,就像李嘉诚说的,跟年轻人讲道理是最没有用的,讲一万句不如自己摔一跤,眼泪教你做人,后悔帮你成长,疼痛才是最好的老师。人生该走的弯路,一点点都少不了。

如果你在30岁往下,尚未成家,坤鹏论甚至会顶你,因为我们一直倡导出轨要趁早,就算是再小,甚至是上学期间做股票投资也挺好,人家巴菲特11周岁就跃身股海,购买了平生第一张股票。利弗莫尔14岁尝试了人生第一次投机。

但是,他们无一例外都有个前提,巴菲特5岁就开始做生意,8岁开始看股票及商业相关书籍,11岁在父亲的证券公司负责记录股价,利弗莫尔小学刚毕业就直接工作了,在一家证券公司打杂,同样也是负责更新报价板上的价格。也就是说,两个人在真正投资股票前,都有了一定的知识储备和实践经验。

为什么出轨要趁早,就是因为人越小犯错的成本越低,再怎么赔,也不会赔太多,而且因为年纪小,未来还有大把翻身的机会。

坤鹏论只想提醒一句,不管怎么样,只用自己的钱,千万别融资,千万别融资,千万别融资!

融资是杠杆,你的小身板太单薄,真还压不住杠杆。

同样,把这个提醒送给任意年龄段想投机的朋友,年龄越大,杠杆越要少用,甚至不用,不要梭哈,更不要卖房炒股。

另外,无论如何,进去前一定要看至少一本股票投资的书,特别是投资大师的书,因为它有可能在关键时刻让你变清醒。

三、价值投资的本质是什么

讲道理要从根子上去理论,这也就是以前文章中所说的第一性理论,也就是追本溯源。

坤鹏论一直在讲,价值投资和投机都能赚钱,相当于条条大路通罗马,只是选择的路和方法不同而已。

既然如此,就没必要非把对方直接掀翻在地,不管是谁把谁干掉了,对自己都没有任何好处。

价值投资这个方法最本质的就是,找到好股票,在价格便宜的时候买进,也就是好股票便宜买,然后,长期持有,一是等着公司用好业绩来提升股价,二是享受复利的收益。

事实已经证明,连年业绩增长的好公司真的可以创造不错的收益,我们有严谨的数学计算为证:

假如某只股票的市盈率从28倍跌至20倍,如果它一年的盈利增长30%,那么你的收益率为1.3*20/28-1=-7.14%,是负值!

但是,如果该企业保持同样的增速增长3年,你的收益率将为1.3*1.3*1.3*20/28-1=56.93%。

如果保持该增速增长5年,你的收益率又将为1.3^5*20/28-1=165%。

很明显,在第一年,因为估值的原因收益率下降了8/28=28.57%,但到了第5年,盈利增长使得收益率提升了1.3^5-1=371%,远大于估值变化(28.57%)带来的影响。

所以,你买入的股票只要业绩好,估值不太离谱,长期拥有,亏钱很难,因为随着时间推移和盈利增长,业绩会抵消估值的作用,估值的影响会越来越小。

比如在2008年2月19日,以最高价61元买入1000股格力,耗资6.1万元。

到2018年的7月13日,经过分红复投和送股,股价变为46.46元,持有9547股,市值44.35万元。

10年增长了7.27倍,年复合收益约为22%。

一个非常不错的持续长期投资回报率,和股神并肩。

四、中国股市到底有没有好公司

前面说明了,对于价值投资来说,只要能找到好公司,赚钱是一定的。

因为人生中的大道理往往是相通的,就像跟一群不太行的人打交道,你犯错误的可能性比较大;跟一群能力超群的人打交道,虽然贵一点,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超越你的想象。

那么,中国股市中到底有没有好公司,如果没有,价值投资就真是一个笑话了。

相信再极端的股民也不会对这个问题进行否定,要不然,从2008年84.20元到2019年810.09元的茅台不答应,从2008年22元到2019年47.9元的格力不答应,从2008年5.34元到2019年75元的平安不答应……

就业绩而言,光是格力2008年营业收入400亿,2018年直接干到了2000亿,同期利润一个是19.67亿,后者则为260亿以上。

而且,正因为中国股市的投机性强,造成每次熊市狂跌时这些好公司必受牵连,我们也说过,我们的熊市和大跌频率在全世界排得上号,但这却给了价值投资者不少捡漏便宜买好股票的好机会。

人们常说,上帝是公平的,中国股市其实也是公平地对待着价值投资者和投机者,其波动性之强,使得两者都可以欢喜地在自己偏爱的区间收获颇丰。

当然,我们也不得不承认,短视是人类的通病,李笑来说,短视,是缺乏耐心而不能运用心智去展望未来。

在牛市中,做价值投资对人性考验很大,也最易受鄙视,资本市场永远都是以金钱论英雄,所以,尽管牛市和反弹中大部分盈利都还只是纸面的,但并不妨碍别人嘲讽价值投资者,就是有钱不赚的傻蛋。

五、人少才好赚钱

在中国股市投机实在不易,股市本就是零和博弈,是财富转移的市场,我们的市场中有90%的股民在投机,竞争自然不是一般的激烈,如果选择投机,那就相当于和90%拥有同样梦想的股民拼智力、拼能力、拼心力。

扪心自问,你有胜的把握吗?反正坤鹏论惶惶然始终不敢。

当然,你也别拿游资说事,他们绝对是少数中的少数,说句大不敬的话,有人家那般能力,你也不用看我们的文章了。

所以,不管是价值投资还是投机,都要争当少数派,就像人生一样,赢家永远只是一小撮,而且他们永远不会、也不能和大众的意见相同,即使有相同,也不过暂时当个领头羊,让更多羊进群盲从,在数量够多,价格够高时,悄悄套现离场。

归根结底,股市从来都不能创造财富,所以,不可能让每个人赚钱,有赢必然要有输。

既然如此,你说是和10%的人竞争简单,还是和90%比拼容易呢?

六、价值投资的最高境界是等待

在《中国股市做价值投资?你是来搞笑的吗?》中坤鹏论介绍过,中国股市是指令驱动制度,相当于拍卖场。

显然,在拍卖场做一枚冷静的价值投资者相当不易,价值投资的本质就是便宜买好货,但拍卖火的时候,管它是个啥玩意儿,都涨,价值投资基本没有任何机会。

可能,也只有在熊市,拍卖场门庭冷落时,价值投资者才有可能捡漏,还要抗得住大势所趋,逆向思维真真的不好受。

这样想想,那句话很经典:投资如人生,最高境界是等待!

接下来要划重点了,你一定要明白和牢记!

不管牛市牛到什么程度,市场还是这个市场,如果涨多了,大家要做好思想准备,别忘记我们是竞价制度。

因为炒上去,肯定是会下来的。

所以,这也就能理解,为什么我们的指数虽然曾到达过6000点,但跌跌撞撞最终又回到3000点左右徘徊了那么长时间。

出来混的,都是要还的。

虚高的、造假的一切,终将回归。

这就是统计学研究出来的人生大道理——回归平均值。

均值回归不仅仅适用于行业竞争,也适合于经济、社会、行业、公司,全都适合,是对于过往趋势的一种矫正。

所以,老实人不吃亏,最终欠你的连本带利都会还给你。

价值投资也一样,即使在中国股市,从长期看,也逃不出这个定理。

七、每个人都要概率思维

毋庸置疑,投资就是对未来的预期,所有金融都是。

投资预期回报有个公式:

Ea=E*P

E是投资预期回报率

P代表投资的成功概率

Ea就是E和P相乘推算出来的预期回报

价值投资和投机对于E和P的态度是迥然不同的,而普通股民则基本没有概念。

像索罗斯这样的投机家,他首先考虑的不是P,而是E,也就是盈利有多大。

如果他们可以确认的是,只要加杠杆,只要搏一把,他们的E就会翻N倍,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行动。

如果他们再可以确认P会高,那么就敢于下重注。

这玩的是小概率,讲究的是输小钱,赚大钱,其中要点是,发现E大的机会,然后尽力推动和放大E,同时也会对P进行积极管理,让它尽可能增高,但无论如何E绝对是重中之重。

当然,要说像索罗斯这样的投机大师不关心风险,那是大错特错,他的成功要诀是积极地管理风险,这和巴菲特的降低风险不同,是交易商的策略。

积极地管理风险需要时刻对市场的密切关注,有时候需要分分秒秒地关注,而且要在有必要改变策略的时候,比如发现了一个错误,或目前的策略已经执行完毕,冷静而迅速地行动。

所以,索罗斯每天要阅读大量商业报刊,从中寻找那些可能有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的内容,他和海内外1000多家公司建立业务联系,每天都要和他们沟通,以便获取重要信息,他每天要读几十份公司年度报告。

有个例子挺说明问题,1992年,英镑汇率狙击战,索罗斯居然在电视中看出了英国首相梅捷的破绽,他发现梅捷每次在公众场合提到英镑汇率时不但经常眨眼睛,而且手臂环抱于胸前。

眨眼睛的人,不自信;手环抱于胸前的人,在下意识自我保护。

正是读出了梅捷的肢体语言,在一定程度上促使索罗斯敢于豪赌。

可以说,索罗斯在纳粹占领布达佩斯时就练就了应对风险的本领,当时,他每天都要面对死亡的风险。

作为一位生存大师,他的父亲教给了三条直到今天还在指引他的生存法则:

1.冒险不算什么。

2.在冒险的时候,不要拿全部家当下注。

3.做好及时撤退的准备。

真正的投机家为了管理风险,他们从不打无准备之仗,其背后的功课之繁多详尽,让你以为真正到了作战部,比如:利弗莫尔就曾雇了40名统计员天天为计算每只股票的涨跌,并画出腾落线,从而使他成功逃过了1929年股灾。

实话说,这才叫投机。

如果只是傻拼小概率,对风险不管不顾,那是赌博,赌博最大赢家肯定是庄家,即使赌神来了也不会改变这个结果。

许多普通股民没有概率思维,更不明白回报率和成功概率是相乘的关系,一个为0,另一个再高也无卵用。

就像游资操作妖股,他们会把故事讲得很大,比如:成功了如何如何,反正就是上天的节奏,这对于游资来说是推动和放大E,借机提高P,因为会有越来越多的股民相信并跟进,人越多E和P就越高,但是对于普通股民来说,P却在向近乎为0挺进,从长远来讲这些故事实现的概率基本等于0。

我们还要明白,成功的概率主要是靠未来的,但是未来不可预测。

有人说,资本市场是一个复杂的非稳态的混沌市场,而且是二阶混沌。

二阶混沌就是只有知道了第二天的表现,才能预测第三天。

如果连明天会怎么样的都预测不到,怎么能预测第三天的?

所以,大部分时候市场是不可预测的,只有少部分的时候有迹可循。

那么,对于普通股民来说,做投资最好是追求大概率事件,这也是价值投资的精髓之一——降低风险。

价值投资以P(概率)为主,E(预期回报率)为辅,追求安全,尽量不亏钱,通过长期持有,享受复利效果。

八、投机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短线投机交易,买不算重点,关键就在于对卖点的把握,尽管技术图形中有不少理论阐述最佳卖点,但在实际应用中,不管是学艺不精,还是理论模棱两可,什么时候卖总是困扰着不少股民,要不怎么说,会卖的才是师傅。

何时卖如何卖往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它要根据市场趋势,根据各方面因素来决策,这不是普通股民能够简单复制的。

但是,相对而言,买入和价值投资却完全可以复制。

九、少动少犯错

股市说穿了还是输家的游戏,和体育运动一样,胜出的关键是自己不犯错。

“赢球最好的方法是尽量少打坏球。”

其实我们在生活中也会有这样的经验,少动少犯错,不动不犯错,虽然消极,但结果确实能够减少或不犯错。

巴菲特曾说过,“投资主要是在于避免做出愚蠢的决策,而不是在于做出几个非凡的英明决策。”

索罗斯也曾说过:“我认为我真正的强项在于认识错误……这是我的成功秘诀。”

价值投资的买后长期持有理念,恰恰可以以静制动,尽量少犯错,然后用时间换收益。

另外,股市的短期交易越是激烈,越是容易被人的心理支配,那些根深蒂固、难以改变的人性特征都会自然流露,将理智一步步逼退,动物精神变成主宰,随性而为,结果错误百出。

投机要想取得最后胜利,必然要不断地反人性,相当有挑战,相当累,心累。

因此,坤鹏论不建议普通股民投机真不是瞧不起人,只是世界上心理强大的人凤毛麟角太稀少,99%的人基本几个回合就被击倒。

当然,价值投资一样也需要反人性才能赢,但他懂得人性难违,所以选择少动不动,用时间对抗人性,这样就能让人性冲突变得缓和很多,能让人多些时间去深度思考,从而尽可能做出理智抉择。

所以,投资更重要的是对自身欲望的管理,事实上不仅仅是投资,也包括事业、人生。

十、再小结一下

1.逆向地去想一想

可以说,《中国股市做价值投资?你是来搞笑的吗?》反应的是大多数人的正向思维,既然中国股市到处都是阴暗,那只有随波逐流去赌。

赌赢了,是自己技术高超,赌输了,就赖股市太烂,股票全是渣,上市公司一帮骗子。

其实,这种思维方式充斥在人们的生活中,特别是遇到困难时,不少人喜欢怨天尤人,甚至自暴自弃。

怨天尤人,天知道你是谁!自暴自弃除了伤害自己和最亲近的人,更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如果逆向地想一想,即使到处是阴暗,毕竟还有光明,找到它并坚决地抱持,你就是和光明为伍,未来当光明满天,你必将是拥有光明最多的一分子。

2.投机真的不容易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根本就是小瞧了投机,以为做短线交易,以为涨了就卖,以为追涨追热点就是投机,只能说图样图森破!

投机真的很难,起码要有丰富的实战经验,还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同时要数学好,还得掌握心理学,细腻时要细如发丝,奔放时要当即立断,赢时要冷静,输时要放得下……

敢问,你有几点符合,又有几点能做到?

可以说,一夜暴富的焦虑促使很多股民选择了赌(他们认为是投机),但是,坤鹏论从来没听谁因焦虑赚了钱,反而只听说过,靠贩卖焦虑的赚了大钱。

人一旦有了赌性,许多行为就会变得不可理喻,赌场有个定律叫赌徒输光定律,它同样适用于股市等其他金融市场,其魔力就在于能让人输到倾家荡产。

3.许多失败的价值投资并不是价值投资

不是买价值股的人就是价值投资,买那些看起来不起眼的普通公司就不是价值投资,关键看你在什么价位买。

当然,在估值的前提下最好买优秀企业,因为优秀的企业有更大胜算。

事实上真正能做价值投资的人很少,很多人被套进去的时候说是做价值投资,就是自负心理作怪不想承认错误,有的人说是做价值投资,但换手率却很高,这是不符合价值投资规律,价值投资的规律是说价值终将反映价值,而且一般反映价值都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价值是一种稳固可靠的时间容器,能够帮助更多人去存储时间,估值水平的高低取决于容器自身的结构设计是否稳固。

4.价值投资简单到让人瞧不上

许多人把投资想得太高大上,于是它就应该越复杂越不容易学会才对,这也是金融为了让人心甘情愿掏钱给虚幻未来的招数,不把事情搞复杂,不弄得仪式感,人们如何敬畏,如何乖乖听话。

所以,只要有小学数学基础就行的价值投资,让人总觉得不那么靠谱,没有数学模型,没有复杂计算,这还叫投资吗?

“这就像一个佛教信徒去西天取经,却发现只要懂得多行善事就足够了。”

似乎人类有某种把本来简单的事情变得更加复杂的顽固本性。

不得不感叹,科技使人进步,同时科技也让人产生了复杂偏见。

巴菲特说过:“我们的投资理念非常简单,真正伟大的投资理念常常用简单的一句话就能概括。我们寻找的是一个具有持续竞争优势并且由一群既能干又全心全意为股东服务的人来管理的企业。当发现具备这些特征的企业而且我们又能以合理的价格购买时,我们几乎不可能出错。”

价值投资的核心很简单:好业务、好管理、好价格。

就是用相对于内在价值来说相当便宜的价格买入业务一流而且管理一流的优秀上市公司的股票。

但,令巴菲特感叹不已的是:“使我们困惑的是,知道格雷厄姆的人那么多,但追随他的人那么少。我们无私地介绍我们的投资原理,并把它们大量写入我们年度报告中。它们很容易学,也不难运用。但每一个人都只想知道,‘你们今天买了什么?’像格雷厄姆一样,我们被广泛地认可,但绝少有人追随。”

老子《道德经》第70章也曾长叹道: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

大道至简,越是真理,就该越简单。

但就像所谓的常识,其实是平常人没有的常识,人们都以为具备常识很简单,其实很难。

坤鹏论为什么喜欢价值投资,并不是它比投机优越多少,而是它让我们从投资中看到了人生,又可以将人生反射到投资,相辅相成,财富可以和人一起成长,何乐而不为!

不加杠杆、不重仓、不借钱,抱着佛系心态,不以赚大钱为目的,往往会有大惊喜回馈。

这个世界上,心中无钱的人才能赚到钱。

最关键的是,做价值投资,没有了一夜暴富的焦虑,可以让人高尚地活着,轻松地活着,经常沉浸在和时间交朋友的小幸福中。

本文由“坤鹏论”原创,转载请保留本信息

坤鹏论

请您关注坤鹏论微信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是包括今日头条、雪球、搜狐、网易、新浪等多家著名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的特约专家或特约专栏作者,目前已累计发表原创文章与问答5000余篇,文章传播被转载量超过500余万次,文章总阅读量近6亿。


上一篇: 坤鹏论:游资就是股市里的鳄鱼 一文揭开它们的神秘面纱
下一篇:坤鹏论:牛市才是真正的财富收割机 智者始愚者终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