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近来滴滴和优步合并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之前坤鹏论在《滴滴和优步背后的江湖风云 真不是咱们一般人能看得懂》曾写道:“之前滴滴和快的,你们都觉得不可能合并,但他们却真的走到了一起,那么滴滴为什么就不会和神州合并?为什么就不能和优步合并?”

一、这场有史以来最牛逼的金钱大战

最近,滴滴宣布已完成新一轮总计45亿美元的股权融资,其中包括早已公布的来自苹果(Apple)的10亿美元注资,同时还发债28亿美元。

而优步本月初获得沙特阿拉伯的35亿美元投资。这家美国公司也在准备筹措高达20亿美元的债务。

如此庞大的融资规模巩固了这两家公司作为史上资金最充足的私有科技初创企业的地位。优步有望将迄今筹得的资金总额(包括可转换债券)提升至超过150亿美元。仅从去年初以来,滴滴出行已筹集103亿美元。

所以,考验他们投资者的时候到了,这得有多大的定力呀!而且从目前两家针锋相对的公告上看,为了抢占市场份额,他们依然做出了烧钱对决的姿态。这意味着什么?

这场补贴大战还要持续一段时间,在最终结果见分晓前,两家公司必须还要筹集更多资金,投资人不能闲,也得帮着忽悠更多人进场!

二、投资人开始哀号啦!

滴滴和优步如此宏大的资本运作,已经开始让一些投资人,特别是早期投资人感到担忧了,他们认为,滴滴和优步的竞争完全是在烧钱,因为他们最惯用的手段就是通过补贴来吸引乘客和司机。

优步总公司的一位投资者将融资比作军备竞赛。

参与了滴滴3轮融资的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说:“第一次海湾战争花费大约600亿美元。滴滴和优步大约融资了200亿美元,这简直就像一场战争。但他们不能这样打下去,应该在达到300亿美元之前停火。”他和滴滴、优步中国、优步全球投资者都认为,如果能对估值和股权框架达成一致,这两家公司完全有可能合并。

有一位IT人士曾说过,朱啸虎曾傲娇地说,自己投了滴滴,但当被反问,除了账面估值你得到了什么时,朱总哑火了。

做为一名投资人能够说到这个份儿上,就知道捉急到什么程度了吧!

而Fred Wilson这位被公认为纽约投资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的大咖最近也曾表示过,虽然他没有投资优步,但Fred Wilson认为:“优步的CEO Travis Kalanick露怯了,Uber应该是一家公开上市的公司。在某个节点上,Kalanick应该返还他从投资人那里募得的超过80亿美元的资金。”“当你从我这里获得投资的时候,我是不是也应该从你这里拿走钱?”Wilson说,“你有责任在某个时间将我的钱还给我!”

坤鹏论认为Fred Wilson在帮助优步的投资人们表达他们的急切、愤怒的想法,因为他们自己是敢怒不敢言,说了肯定会对优步带来不良反应,就连投资它的人都不看好,那如何让其他人来接盘呢?

三、为什么投资人开始着急了?

1.烧钱什么时候是个头

第一,烧钱貌似还没个头。两家都融到了巨额的钱,那么也说明烧钱大战将继续,在烧钱和对未来胜出方无法预知的情况下,在一起绝对是最好最好的结果,就像当初滴滴和快的合并一样。

第二,对于早期投资人而言,越来越多的投资人,特别还是超级大腕–战略投资人们开始入局,也意味着股份被不断稀释,分食蛋糕的人越来越多,而且滴滴一直在说不上市,不上市,有人说,它要搏800~1000亿美元的市值,就连前一段时间传出2018年上市也被辟谣。

对于早期投资人来说,大部分项目搏的就是短平快,而战略投资人却是追求长线,等个10年20年也不成问题。这就是矛盾,这就是早期投资人担心的。

柳青前一阵子就曾公开放言,她希望滴滴吸引的是像阿里、腾讯这样的战略投资大鳄们,而实事证明,滴滴最近的投资人就这些牛逼的机构!

让早期投资人不安的还有,如果滴滴不上市,那么未来还会不断有大牛战略投资人入局,股份继续稀释,而且如果在市场环境好的时候,可能并不是特别大的问题,但现在的全球经济状态,即使上市,预期也不会很理想。而且和你分食蛋糕的不是国字头的企业,就是垄断级的大鳄,像金沙江这样10亿美元的基金也会感到自己越来越渺小,越来越无力,与虎谋皮这个词是不是就是朱啸虎当下的感觉?只不过这个虎不是他!这时你就会明白朱啸虎为什么要叫了,因为他投了A轮。

尽管这两家公司竞争激烈,但投资人的结构发生了极其美妙的变化,也就是至少拥有相同的4个投资者:

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

中国投资公司高瓴资本

对冲基金老虎环球

保险公司中国人寿。

其中有的投资了Uber全球,有的投了Uber中国,投资人的诉求很可能影响两家公司的敌我状态。

“激烈竞争对手允许同一批人投资并取得股东资讯权,是非常罕见的,”Manhattan Venture Partners首席经济分析师沃尔夫(Max Wolff)指出。“但话说回来,一家仅成立七年还没IPO的公司融资取得140亿美元,也不是常有的事。”

所以这一现象也被业界某些专家解读为,滴滴和优步合并的基础已经打下。

而对于金沙江这样的早期投资者们,他们肯定会这样想,滴滴和优步基本已经垄断市场,合在一起就属于无敌的垄断巨头,那么不管是上市,还是不上市,投资人都可以采取不同的办法,让自己慢慢退出变现,因为这样一个垄断的存在,放到哪里都会有人抢。在自己被边缘化、被渺小化前,合并是上市更好的选择了。

2.虚拟经济即将崩溃

坤鹏论认为,投资人着急让滴滴和优步更快上市的根本原因在于,虚拟经济这把火从2009年一直烧到今天,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已经没有更多钱涌入这个市场了。再加上经过了前两年的投资疯狂,实体经济的钱被骗得差不多了,所以,虚拟经济的泡沫很快会破灭。

当然,经济就这是样,由盛及衰,由衰再到复苏和繁荣,并达到前所未有的新高点。之前坤鹏论也曾经专门说过,这次长周期的经济下行从2007年开始,按以往规律从衰退到萧条等到回升最短的是16年,所以经济学家们认可的是18年左右的时间吧!按照以前历史的规律看,我们其实已经进入了经济萧条期。后面还有较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到达回升期,再加上虚拟经济泡沫破灭,实体经济也在苦苦挣扎,那么投资的走势会越来越不乐观,投资人能不着急吗?

美国最著名的投资人比尔·柯尔利(Bill Gurley)说:“企业纸面估值直冲云霄,烧钱速度又一个比一个快,同时IPO和并购的速度又史无前例的慢,这样的环境下,我想很多独角兽企业的CEO们和投资者们都是没有做好足够准备的。”

而且这位大神下面的话更是直戳投资人们的心窝:

“如果说1999年的泡沫是流动性更高的湿润泡沫,那么2015年的泡沫就是干燥的泡沫。大家在纸面上看都成功了,但没有几个人把回报变成现金拿到手了!

所以投资人们很着急,L型,等到到了底的时候,拖拖拉拉上了市,最后也不能让散户们全部或大部分接盘,那么自己该如何套现价值倍增欢乐地退出呢?所以,投资人希望滴滴优步能够早点上市,这样价值还能倍增,越晚这个倍就越少,甚至倍都没有了,平进平出就是赔钱,万一负了呢?不敢想,不敢想呀!

四、滴滴的柳青和程维说,你们稍安勿躁!

1.柳青:我们不在出租车里面找市场

滴滴的柳青在不断地安抚着投资人们,基本上就和坤鹏论之前在《为何滴滴Uber能融资不断 自动驾驶时代是它们的天下》中预测的差不多,她在中国互联网大会上说:

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的目标并不是从3800万出租车出行里面找市场,这个是永远不可能工作的,我们要从私家车的市场里面转化到共享出行。

这是什么意思?

今天如果你选择买车、开车的话,那我们希望我们提供的服务能够好到可以让你放弃去买车,去开车。

这个量看上去很大,是美国的五倍,但是其实渗透率有多少呢?只有1%,怎么算渗透率?我们今天还只看城镇人口,中国城镇人口有8亿人口,每个人一天出门一次到两次,所以8亿人每天出行大概是13亿次左右,大概是11-13亿次左右这么一个数量,我们今天提供1400万次的出行除以13亿次,这个渗透率是1%,这个是我们目前看到的市场空间。而旧金山这个数据是多少呢?是15%,也就是说我们的市场空间是巨大的。

2.柳青:滴滴为国家的贡献是巨大的

当然,请大家注意的是,柳青还特别照顾到了政府方面的情绪,其中有不少是隔空向政府的喊话:

我们平台上的注册司机有1500万,如果按照国家关于就业的标准来判断,就是如果你在一个公司里面拿到2500块钱的收入以上这就被定义为一个工作机会,今天滴滴已经提供了将近两百万直接就业机会,这是这个平台带来的一个巨大价值。

其中有将近200多万基本上靠滴滴生活的司机,每个月有400多万的活跃司机,这是一个庞大的生态体系,这里有出租车司机、专车司机、快车司机,怎么样保证我们的司机在这个平台上能够有一个幸福指数比较高的生活,是我们每天在思考的问题。滴滴还在思考怎么通过我们产业特色来推动整个环保、环境产业的提升。

滴滴在发展过程中我们的触角还是非常多,会接触到整个中国国家发展中的很多的问题,比如说就业的问题,环保的问题,人们生活指数的问题。

3.程维:大数据智能交通引擎

相比优步来说,滴滴的底子,特别是技术底子相当相当薄,所以滴滴希望能够在不上市前,通过资本的力量补足自己这个短板,因为一旦上市,滴滴就必须为财务和收益负责,就必须接受股东、公众和政府更强有力的监督,在资金投入方面也会受到诸多限制,反而有可能在与优步的竞争处于不利地位。

甚至可以说,不管是融资超过130亿美元的优步,还是融资超过100亿美元的滴滴,谁先上市,谁就有可能第一个踏入下滑和盛极而衰的陷阱,而且技术的短板使得滴滴掉进的陷阱会更深更大。

另外,如果技术这个核心没长进的话,如果最终真的合并,那么滴滴很可能会成为在上一次合并时快的的角色。

因此,程维表示,滴滴转型为大数据智能交通引擎的战略,终极目标是将用户需求和交通工具连接在一起。滴滴为此建设了智能交通引擎,并命名为“潮汐”。据了解,这一个完整的系统包括了随区域、时间变动的定价、订单的高效匹配、根据供需预测之后的司机运力调度等。

“大数据交通数据引擎工具,其实就是要知道用户想要什么,比如推荐上车地点,按照司机喜欢派单,道路交通状态都需要数据积累来判断,可以提高效率,帮助用户做决策。据我们平台统计,50%的用户会选择我们的推荐地点,滴滴在北京的应答率已经达到了95%。”程维说。

除此以外,滴滴出行平台也利用大数据进军互联网金融、汽车电商、后汽车市场。

另外,程维预计,未来中国消费者的用车方式会发生改变,第一波是共享汽车,第二波是智能汽车,第三波是无人驾驶,它们会更加深刻地改变人们出行的方式,改变整个城市的交通。“无人驾驶会使得用车成本进一步降低60%左右,一定会在未来5到10年成为改变生活的技术变革。”

不过,滴滴目前并没有无人驾驶汽车的相关具体计划。

注:坤鹏论由三位互联网和媒体老兵封立鹏、滕大鹏、江礼坤组合而成,坤鹏论又多了位新成员:廖炜。这里只分享互联网方面不一样的观点和经验干货,包括互联网创业、互联网营销、移动互联网、互联网转型、企业互联网+、新媒体营销等。目前已有十余万企业老板、创业者、媒体人及互联网人关注坤鹏论,并从中受益,还不快快关注坤鹏论的公众号:kunpenglun。坤鹏论写作训练营已经开始,想提高写作水平的自媒体人可以加微信:dpeng001,备注加写作群,开始提高写作水平之旅。


上一篇: 坤鹏论:“阿怡代打”只是乱象之一 揭密更多你不知道的行业乱象
下一篇:坤鹏论:小米买专利 苹果成被告 扒一扒手机行业里的专利之争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